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陈琪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当代花鸟画创作的审美意识和艺术品质

--浅析陈琪花鸟画创作

2014-04-17 16:31:32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江宏
A-A+

 

  说“海派绘画”的言辞很多,什么“海纳百川”、什么“海派无派”等,都是表象之谈。其实,“海派绘画”只是来上海工作、生活的画家,在这座城市所发挥的艺术能量的积聚,一代一代的名家巨匠,用自身的光辉为上海增色,同时也为上海的绘画——“海派绘画”作擎天之柱。因为上海的城市魅力,引来了天才,造就了大师;也因为天才和大师,才使上海的绘画保持着长久的鲜活、生动以及个性为特色的多样性。

  给上海绘画贡献最多的数江、浙。而江、浙之间浙江尤甚,浙江是晚近“海派”的源头,时至当代,浙籍画家仍是上海画坛不二的主力。陈琪到上海工作,已经十数年了,他用独特的画风,使同行信服,令识者惊叹,为上海绘画增添了一道迷人的风景线。

  

  四季如歌 240x180cm 水墨纸本 2001

  多年来,陈琪关注上海,上海也关注陈琪、上一世纪九十年,陈琪屡次在上海举办画展,均获成功,于是名声鹊起,为今后在上海的发展作了铺垫。陈琪的家乡——浙江浦江,素有画乡之称,吴弗之、方增先吴山明均来自浦江,当地弥漫着浓浓的爱画之风。在部队期间曾就读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集军、江、浙、沪的优长于一身,陈琪倾力打磨出来的绘画风格,含两个“气”字,一曰气势磅礴、二曰气象万千。

  气势磅礴是陈琪绘画最夺人心魄的闪亮点。

  一般认为,磅礴气势的作品,一定是大篇幅、大容量、大动静、大制作,似乎“大”就是气势的注脚。读了陈琪的作品,便明白气势是有内核生成,发泄至外延的道理。陈琪画作的神奇之处,在于内力的充沛而举重若轻,他画林散之像,丈二的巨幛,除脸部的刻画较密实外,脸部以下,寥寥数根线条即神完气足地将林散之的气质、神情、举止出落得惟妙惟肖,偌大的画面,依着几条线描,铁骨钢筋般地支牢固了。靠的是陈琪笔下那种内敛外放、内绵外松、内文外质的墨线。他的《爱莲说》,八尺整张的大幅上画荷花,五七个花朵、三二枚蓓蕾,还有莲蓬,茎杆直斜正欹地集散错落,通篇白描,墨线瘦劲枯韧,却频生润泽。又体现了陈琪墨体的生命力。试想:瘦而能出腴、枯而能生润、劲而能得柔、韧而能成脆,这便是陈琪墨线生命力的变化,生命力的掌控,生命力的精炼助推着情绪波动带来的美感。

  

  秋硕图 138x68cm 水墨纸本 2009

  说到底,陈琪画面的美感,就是他的笔感——挥毫运笔的自我感觉。

  大幅他能举重若轻,能用空灵去征服观者。同样大幅,满实绵密,错纵杂复,是陈琪画作的另一重天地,别样的境界。他画木本花卉,可以将这种境界发挥得淋漓尽致,尤其是梅花,主杆老健,枝叉硬朗,参差有度,横斜生姿,双钩和墨线并立,相映成趣,梅圈点缀着或润或细的墨线,又引出刚柔并济的意境。

  墨线是中国画创作的看家本领,也可以说是他浑身解数中最重要的内核。其实,这最重要的确是最简单的。说它重要,因为线条连心,线条牵动情绪,展露心境,激发个性。这一点陈琪很明白,他极其在乎线条,愿意在线条上下功夫,也确实下了功夫。他的速写相当出色,动态神情抓得准,下笔也疾速,线条流畅。然而在宣纸上走笔,一旦疾速,一旦过于流畅,会陷入浮滑。陈琪向书法借力,他问法于生拙,要的就是线条的沉稳厚实,他倾心于行草,要的就是字结体和篇章结构的大小、阔窄、正斜、疏密、高低、浅深的布排以及笔法在沉着痛快下的起伏、跌宕、迥环等随心所欲的法度。体会最深的莫过于下笔重轻的转换,应着行话就是提和按的微妙变化。他把它用到画里,形象因笔致而煜煜生辉,画面也活力四射。

  

  荷风依旧 190x120cm 彩墨 2011

  具备了如此的墨线,等于具备了金刚不坏之身。只要他画了,必有收获,必得佳绩。真有点无往而不胜的意思。于是,就可以说说我们给陈琪拈出的第二个“气”字——气象万千。

  前面说陈琪的画“气势磅礴”,举了他的巨幛大幅作例,应当补充一下,陈琪对篇幅的大小是一视同仁的,这是他的创作态度,他视每个作品都是心灵的果实。其实,就凭着他的笔法也即墨线的力度和依心而生的种种华彩,即使盈尺小页,也以小观大般地感觉到磅礴的气势。又其实,陈琪画作的“气象万千”是笔法的多种、多能、多变以及由此伸展造成的画面的多样性和丰富性。

  因为这种多样性和丰富性与笔法紧密相连,所以,生动、独特以及表现的自由度也随之而来。

  

  秋硕图 138x68cm 彩墨 2009

  陈琪的写实能力极强,倘若一味发展写实的优势,写实性的辉煌成果可轻易得到,但他心中有更高的追求。他把似是而非的写实交付写意;又将是非而似的形象,纳入心间,于是,写意式的“心象”在他的画作里一次一次地吞吐自己的喜怒哀乐,一次一次地向观众敞开自己的襟怀。“心象”生动牢牢地植根于他笔下的形象,独特成为非他莫属的艺术语汇。

  陈琪因形而异的写实性和因心而异的“心象”的写实性交织在一起,蔚为壮观,造化百态,经过心境的淘洗修炼,成为艺术的万千气象。

  也是由于“心象”,绘画空间处理的自由度大大提高,他打碎了传统透视——不论聚点,也不论散点,在平面上做文章,其实是将或聚点或散点的透视关系,放入平面中去作立体的、写实的笔墨运作。在平面中交织着写实性的装饰性,融合写实性笔法和装饰性笔法。其更富写意意味。平面的层次分布,远近关系和上下关系,既散漫随意,又次序井然。尤其是远近关系简化为前后关系,层次依然存在,却更贴紧观赏,突出了笔墨的张力。这种空间处理是他的独创,是全新的中国画章法,对当代的中国画创作,具有启示的意义。

  

  金秋艳阳天 180x90cm 彩墨 2012

  当今的中国画坛一改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的不屑传统的心理,画家们大都要用认祖来表榜自己的源渊。他从不言某代某家,他只认准了中国画的最基本点——笔墨,即用笔,也即线条。他不入古人窠臼却又能笔墨俱佳,形神兼备,是因为他抓住了书法。有书法线条的支撑便有了从心里淌入纸间的线条,有了由心性线条造就的笔墨形象。颠不破的个人风格由此而成。

  进入“心象”层次的画家,可以比肩古人,可以装进绘画史的篇章。

  上海绘画或者称海派绘画,和他们的前辈一样,不是受上海本土绘画的影响,却为上海的活力而激发了创作的热情和能量,又用自己的成绩造就上海绘画的星座。上海的活力在于创新,上海绘画的活力同样是创新,创造一个个活生的风格,成就一个个富于创造力的画家。正因为陈琪的绘画与现在所谓的“海派”不同,才有他的创造力;多一个小吴昌硕,多一个小虚谷于上海画坛无甚补益,少一个陈琪,上海画坛就少一颗星,少一个风格。我相信,如陈琪般的画家愈多,上海绘画的天地就愈广阔,星空就愈灿烂。

  

  融 210x160cm 彩墨 2009

  陈琪 1958年8月出生,浙江浦江人。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上海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秘书长。1978年12月入伍。1985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1986年获“刘海粟大师”奖学金。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陈琪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